【第1篇】

傍晚,一场毫无前奏的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。

路上,几位远道而来的游客在山脚,大雨却让他们手足无措,冰凉的雨点让道路泥泞。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,只有不远处一个小亭子在雨中若隐若现。

导游带着团队们一路小跑,好不容易才来到亭子,大家挤在亭子里,个个盼望着大雨早些停下,但雨却越来越大。黑夜渐渐织上天空,大雨和黑暗,让人分不清楚哪儿是路,哪儿是雨。导游看着躁动的人们,看着几个因黑暗吓哭的孩子们,说:“不行了,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了,大人们请管好自己的孩子,我下山给你们拿雨伞去!”导游把帽子一戴就往外跑去,几秒后,已经看不到导游和他高举的团旗了。不一会儿,正如导游所料,雨越下越大,夜里冷飕飕的,风夹杂着黄豆大的雨点,让人们不禁担心还在外面狂奔的导游。“莫非我们挤在这儿过夜?”不知谁的一句话,让挤在一起的团队中充满了失望的叹息。“不会的!你们看!”一位大高个儿的叔叔指了指雨幕,我细细地看了看,一抹红色在黑暗中晃动。“是导游,那是团旗的颜色!”一个充满着稚气的声音叫了起来。我心中充满了希望。果然,那一抹暗红越来越近,在大雨中,也隐隐约约出现了导游的影子。当导游进入亭子时,我们全惊呆了,导游打着伞,伞下是他那苍白的脸,他穿的外套已经整个都湿了,一滴一滴地往下滴水,苍白的手上提着十来把伞,近看,他的手上也已经有了明显被水泡过的痕迹,裤腿上大片大片的湿泥安静地趴在上面,皮鞋里都是水。有人摸摸他苍白的额头,“那么烫!”“发烧了!”导游摆摆手,领着我们下山了。在车上,导游没说一句话,我们却安静了许多,连平时最闹的孩子,也在位子上安静的坐着,整车人各自深思着,希望导游没事,希望大家平安到家,希望这雨能下得小点,希望希望........

我喜爱初夏的雨,它是那么的清凉;它是那么的让人陶醉;经它洗礼的空气,是那么的清新;但它又是那么的让人惧怕……

【第2篇】

昨晚那场突如其来的雷雨,让我恍若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暮色将至,窗外的风景暗淡下来,灰蒙蒙的天空不再有飞鸟划过,失去了光泽的世界没有了往日的生气。悄无声息间,一阵阵阴风从树梢间的缝隙中掠过,划拉着树上的叶儿、朵儿,好似狂放不羁的浪子在大地上游荡。

雨就在这时窸窸窣窣地下了起来,在黑暗中摸索着,轻轻悄悄地亲吻大地粗糙的肌肤,与风儿嬉笑着、打闹着、追逐着,恣意地驰骋着,张扬地跳跃着。寂静的夜晚因为雨的降临而闹腾起来;雨的到来,又总是以含蓄矜持的方式开场。有那么一小段时间,雨滴就像是恬静温柔的大家闺秀,令人猜想不到她接下来将是怎样的豪放粗犷。此时此刻,空旷的平地上不见人影,雨是唯一的主角,在这里自吟自唱,忘我独舞。

一声惊雷划破长空,磅礴、浑厚、洪亮而又豪情万丈的嗓音震撼了雨,震撼了风,震撼了云,也震撼了雷自己。它豪放如大江东去,粗犷如旭日喷薄,雷嘶声力竭地咆哮着、怒吼着,积压已久的力量如火山喷发般爆发出来!雷仿佛历经沧桑、饱受风霜,它用沙哑雄浑的嗓音控诉命运的不公,用豪情万丈的呐喊挥洒自己的洒脱,雷以粗犷豪迈的姿态到这世上,它的到来让天空笼罩在一片豪情壮志之中!

雨被雷的气势感动了,它用一种夸张的姿态在大地上用力舞蹈,清脆欢快的歌声已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高亢的、激昂的声音,它重重地拍打树上的枝桠、叶子,仿佛迫切地想要唤醒熟睡的大地。雨越下越大,雷越来越响,到了整场雨的高潮,世界的万物都在无比虔诚地接受这场暴风雨的洗礼,雨用横扫千军万马的气势,蛮横地肆虐着世间万物。我透过玻璃窗,静静地欣赏着这久违的一场雷雨。这初夏的第一场雨,早已令我心中泛起一圈圈涟漪。

翌日清晨,第一缕阳光落在指尖,鸟鸣夹着花开的声音在耳边盛开,清脆、淡雅、沁人心脾。心中还残存着昨夜那场雨带给我的激情,久久难以散去……



点赞(0) 打赏

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

暂无评论